博鱼体育官网

党史100讲第42期:“深圳,就叫特区吧!”经济特区的创办,从这里起步
发布时间:2021-06-09  丨   阅读次数:648字号: 打印

“在中央决策的推动下,来自四面八方的特区建设者披荆斩棘、艰苦创业,短短几年间,将深圳、珠海这些昔日落后的边陲小镇、荒滩渔村,建设成为生机勃勃的崭新城市,创造了敢闯敢试、敢为人先、埋头苦干的特区精神。经济特区成为中国改革开放的重要窗口,向世界展示了中国改革开放的磅礴伟力。”

——《中国共产党简史》农村改革、创办经济特区和改革开放的起步


    邓小平细细寻思,他说:“深圳,就叫特区吧!”

    习仲勋喜出望外,脱口而出:“特区,好!”
“中央没有钱,你们自己搞,要杀出一条血路来。”
“出口特区”改称“经济特区”。


    1979年,邓小平指示广东省委负责人:还是办特区好,中央没有钱,你们自己去搞,杀出一条血路来!随后,深圳、珠海、汕头、厦门四个经济特区的建设,在希望和疑虑的目光中先后起步了。由此,一个新的奇迹开始创造。

“深圳,就叫特区吧!”
    在1979年4月的中央工作会议期间,邓小平在中南海听取了广东省委负责人习仲勋、杨尚昆的汇报。

    习仲勋讲了广东经济的现状,谈了广东省开放、搞活的设想。其中着重谈到,省委要求允许在深圳、珠海、汕头划出一定地区,单独进行管理,作为华侨、港澳同胞和外商的投资场所,按照国际市场的需要组织生产,“类似海外的出口加工区”。

    邓小平听着习仲勋的汇报,细细寻思。这块地方该叫什么呢?工业区,贸易区,出口加工区,贸易合作区,都不准确。他想了想,说:“深圳,就叫特区吧!”

    “特区,好!”习仲勋喜出望外,脱口而出。

    “对,办一个特区。过去陕甘宁边区就是特区。中央没有钱,你们自己搞,要杀出一条血路来。”

    一个影响中国改革开放的重大事件终于登上了历史舞台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福建省的负责人也向中央提出了与广东省类似的设想。中央同意了两省的意见。中央工作会议后,党中央和国务院派当时主管这方面工作的中央书记处书记、国务院副总理谷牧带领工作组赴广东、福建考察,同两省领导同志一起,研究关于实行对外经济活动的特殊政策、灵活措施和办特区的问题。

    1979年6月6日,中共广东省委向中央递交了《关于发挥广东优越条件,扩大对外贸易,加快经济发展的报告》。报告中有一个“试办出口特区”的专题。《报告》提出:

    “在深圳、珠海和汕头市试办出口特区。特区内允许华侨、港澳商直接投资办厂,也允许某些外国厂商投资办厂,或同他们兴办合营企业和旅游等事业。”

    “既要维护我国的主权,执行中国法律、法令,遵守我国的外汇管理和海关制度;又要在经济上实行开放政策。”

    “特区的建设,要搞好总体规划,搞好基础设施,如供水、供电、道路、码头、通讯、仓储等。所需投资,采取财政拨款、银行贷款和吸收外商资金等办法解决。在发展步骤上,要先搞加工装配、轻型加工工业和旅游事业等,逐步积累资金,再兴办加工程度高的项目。三个特区建设也要有步骤地进行,先重点抓好深圳市的建设。”

    “请中央有关部门加强领导,给予帮助。并拟邀请国内有关专家,来我省参与规划和制订办法等工作。”

    几乎与此同时的6月9日,中共福建省委、省革委会也向中央递交了《关于利用侨资、外资,发展对外贸易,加速福建社会主义建设的请示报告》。在这个报告中提出了设立厦门出口特区,“厦门出口特区的设立和办法,按照中央的有关规定办”。

    7月15日,在慎重调查研究的基础上,中共中央、国务院批转了广东、福建两省的报告,在这个题为《中共中央、国务院批转广东省委、福建省委关于对外经济活动和灵活措施的两个报告》(中发[1979]50号)的文件中批示:

    关于出口特区,可先在深圳、珠海两市试办,待取得经验后,再考虑在汕头、厦门设置的问题。拟随时组织一个协调小组,随时了解闽、粤两省执行政策的情况,适时协调有关方面的关系,适时解决矛盾,使这个对外经济活动的新的特殊的政策得到顺利的进行。

    考虑到随着对外经济活动的开展,势必带来资本主义思想和资产阶级生活作风的影响,这份文件还要求两省:“要把工作做到前头,加强思想政治工作,坚持四项基本原则,防止和抵制资产阶级思想的侵蚀和影响。”

    这个文件中称“出口特区”,当时主要是为了区别于资本主义国家地区办的“出口加工区”。

    8月底,根据中央指示,广东省组织专门班子着手进行《广东省经济特区条例》的起草工作。

    党中央、国务院委托谷牧于1980年3月24日至30日,在广州召开广东、福建两省会议,最后形成了《广东、福建两省会议纪要》。《纪要》指出,特区建设“必须采取既积极、又慎重的方针”;“特区的管理,在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和不损害主权的条件下,可以采取与内地不同的体制和政策”;“特区主要是实行市场调节”。这次会议还原则同意广东省起草的《经济特区暂行条例》,待经进一步修改后报国务院。这份《纪要》把特区的名字由“出口特区”改为了“经济特区”。

    1981年7月19日,党中央、国务院发出文件(中发[1981]27号),批准了这个会议纪要。这个文件为四个特区的全面建设统一了思想,提供了具体指导。

来源:《细节的力量》一书

转载仅供内部交流学习

关注微信公众号
手机端

如果您的浏览器未跳转,请点击此处进行游戏并领取优惠